您的位置: 首页 >泉州新闻 > 旅游 >

金川县因境内河道大金川得名而大金川因沿河诸山有金矿得名

2020-07-08 16:19:57 来源:中国旅游新闻网

三月的金川,春意盎然。

万亩梨花树,灼灼青春。

细柳抽条燕返来,风卷花香十里飘。

金川河水,浩浩西来。

山也喜爱,花也相爱。

爱煞金川,却原来好风景都在这里。

金川县原名靖化县,位于川西北高原,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西南部,地处青藏高原东部边沿,大渡河上游,从属四川省阿坝州。金川县因境内河道大金川(大渡河上游)得名,而大金川因沿河诸山有金矿得名。

金川属大陆性高原季风气象,多明朗天色,日夜温差较大。金川县总人丁7万人,有藏、羌、回、汉等14个民族,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少数民族人丁占75%。县境内有中药材200余种、野生食用菌70多种,雪梨、苹果树70万余株;金川白瓜子、金花梨、金川辣椒等绿色食物,另有无公害牛、羊、猪出产认证。

当雪域高原还在冬的被窝里熟睡,大金川河两岸万亩梨花同时竞放,范围之大声势之恢宏是阿坝高原最亮丽的一道风光。

早上5点多起来往仙人包拍日出,怎奈多云没得日出也没得平流雾。虽是这样,但是在拂晓到来前鸟瞰金川却也感觉那些梯田好美。

连绵百余公里的大金川两岸粉装玉砌,像一条皎白的哈达,山水河道,每一寸地皮都酣畅淋漓地展示着大金川——雪域高原江南的壮阔与秀美。

金川“九大胜迹”之一的仙人包。《绥靖屯志》上有一段对于仙人包的传闻。说太古期间,乾坤初开,一天,有一伟人,衣着马革制成的衣服,俯卧在山梁上蒙头睡觉,忽然间,大水泛流,他醒来时,脚下已是一片汪洋。侧身举目左顾东岸,山为之倾斜。他便委蜕而去,分山导水,不知所终。弃下的躯壳,则成了现在的仙人包。

踏步戏班,收成几枚美丽的藏族mm,这位绿裙美男叫三兰,她但是2017年金川梨花仙子提拔大赛的亚军“梨花公主”哟。

每到梨花怒放的时辰,人们相约梨林,观赏梨花美景,青年男女在这皎白的梨花从中谈情说爱,暗定一生,他们深信,本人的恋情就像这皎白无瑕的梨花永久纯净忠诚不贰。冤家们当中有热爱情侣的话,赶忙留个影,愿全国有恋人的恋情像金川皎白的梨花永久纯净,幸福完竣!

人们把大金川梨花卓绝的景色归结出三绝,走在花丛中,赏梨花冰壶秋月,闻花香沁人肺腑脾,能不说是人生一大快事。花中美男不堪数,话说,金川真真是出美男的地界,这里的MM不满是高原红噢,一样有着雪凝白肌皮肤。我问美男为什么这么白,她笑着答复我说,由于金川出美男呀。

金川雪梨有一个感人的传闻:相传太古时辰,金川火山常常迸发,地皮非常瘠薄。生存在这里的人们勤奋英勇,战天斗地,辛劳开辟大金川两岸的河谷地带,战胜了不毛之地。因为过分操劳,金川人患上了多种疾病,面对殒命,金川人的事儿,打动了大雪山神,山神把金川人受苦刻苦建立故里而身患疾病的事通知玉皇大帝,玉皇赏赐“雪梨种”,今后大金川两岸铺天盖地都长满了雪梨树。雪梨色鲜皮薄,果香浓烈,味美醇甜,治好了人们的疾病。人们喝彩雀跃,感激玉皇的赏赐,今后经心种植。另有一种传闻,相传唐贞观年间,文成公主进藏与松赞干布联婚,途经金川,在此吃了从长安带来的梨,人们把文成公主留下的梨种子经心培植而构成滋味特别,自成一品的金川雪梨。为了留念文成公主,人们把公主留下的雪梨称为“公主梨”。当天咱们从传闻中还能感触到千百年来民族合作的宏大感化力。

寓居在这里的嘉绒人把传闻中的伟人奉为仙人,每年梨花怒放季节都要在这里举行“仙人会”。男女老小衣着节日艳服,携琼浆好菜,在仙人包上转经烧香,点起一排排酥油灯祭奠神灵。

这一天,人们连臂牵手,在草坪上引亢高歌,欢跳锅庄,十分热闹。这一风俗始终沿用至今。文人骚人也为之挥毫泼墨,清代诗李心衡有一首《仙坪跳月》:仙人包石势嵯峨,

阜部上芳坪地不颇;连臂跳歌纷壤绵, 一年胜会上无多。现在,一年一度的“梨花会”就是由此演变而来。

古树梨花节揭幕式会场设在山间,远望大地,满目梨花满山遍野的怒放,在这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山间舞台,为庆贺2018四川花草(果类)生态游览节暨金川第五届古树梨花节的到来,一场充斥了故乡情缘与民族风情的歌舞上演拉开了梨花节的帷幕。

山间梨花飘香,歌舞飞腾。好多优良的歌手现场助兴,高原红组合、卞纪念教师、容中甲尔等,固然现场最最火爆的便是金川小王子“蒲巴甲”,真人的确很帅气哈。

一场以“探寻世外戏班的浪漫诗画,碰见东女古国的最美脸孔”的“梨花仙子”提拔大赛让为金川的梨花增辉添彩。取得“梨花仙子”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的选手将作为金川县游览形象大使,决赛现场发表“金川县游览形象大使”聘书。

为了欢度梨花节,让更多的庶民都能观赏到众星的文艺上演,黄昏又在金川县城大渡河边举办了一场古树梨花节惠民上演,五湖四海的同乡纷纭赶来,让这场春天的节日充斥了梨花的浪漫和温情。

咯尔原名咯尔丹寺,是原大金川司沙罗奔的官寨地点地,200多年前,清乾隆天子两次用兵金川,这里便是最为紧张的古战场之一,乾隆天子打金川是乾隆当政末期,矜夸其武功,用御碑铭总结为“十大武功”中的两次征战(1747年—1749年第一次大金川;1771年—1776年第二次打金川),“乾隆打金川”这一史册事情,在凡间被演变为口头故事广为传播。两次征战金川耗银一亿两,调天下二十五个省的军力历时29年之久。

乾隆御碑就在承平村,一座古香古色木质构造穿逗式梁架亭阁罩着的乾隆安定金川雪域高原至今连结独一无缺“御制安定金川勒铭噶喇依之碑。亭阁成重檐歇山式顶,铺盖着琉璃瓦,喜爱那亭檐的四角龙头高跷,而梨树花绕其间,雕龙画凤的看上去也很美。

阳春三月,踏青金川,梨花,桃花,油菜花遍及村四周。到处周边走进一个村落,孃孃热情好客的喊我进家里坐坐吃干果,喜爱他们的天然淳厚。

中国碉王,马尔邦关碉,耸立在金川的这片地皮上,楼高达49.8米,基宽6.5×5米,顶宽3米,留存无缺的中国碉王至今已有近300多年史册,是原大金川土司莎罗奔的小官寨碉。碉楼历经数千年的传承倒退至今,是民族文明的活化石,它们是不成再生的文化载体。

大金川河两岸梨花竟放河水欢跃的流着,梨花热闹的开着。散乱有致的农舍掩映在层层叠叠的梨花丛中。梨乡的三月像雪域绝色丽人,而我此时来到金川,春景无限好,时辰陶醉在梨花圃中。

精彩推荐

图文推荐

点击排行

Copyright 泉州广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联系QQ:127 3992 928  

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界限网络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